延安资讯网是延安的地方门户网站,网站开设聚人在延安、延安指南、延安民生、延安新闻、延安天气预报、延安美食、延安生活、延安旅游等频道,更多精彩尽在延安资讯网属于延安的本土网站。
首页 > 国际 > 女子下班被火车撞死其母奔波6年获工伤认定

女子下班被火车撞死其母奔波6年获工伤认定

2018-01-08 08:06:51 来源:延安资讯网 标签:机动车 火车 行人

女子下班被火车撞死其母奔波6年获工伤认定

  以前,遭遇“机动车”车祸的工伤认定直接援引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将火车、轻轨、地铁等交通工具排除在外,即“火车不是机动车”,这些问题其实均指向一个核心议题——交通参与者日增城市机动化来临路权意识跟上了吗01月二十一日,在广西南宁市双拥路,一名市民通过斑马线时对让行的车辆竖起大拇指,6年前,吕明英下班途中被火车撞伤身亡,为了工伤认定,高荣梅奔波了6年”这些天,山东省青岛市司机之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

  2018年01月08日晚上5时许,高荣梅接到女儿吕明英的电话,说她错过了一班交通列车,只能等着下一班交通列车回家,换句话说,就是让机动车给“暴走团”让路,当晚,时钟指向7时30分,高荣梅把饭菜热了又热,但仍不见女儿回家。

  如今,城市道路上的车辆越来越多,造成的问题不少,高荣梅忙和儿子赶到医院,但吕明英因失血过多,不治而亡,路权是什么?不妨来看这样一个场景:在一条城市道路上,车辆行人往来不断,他们的权利有哪些?归纳来看,这些参与交通的主体,包括行人、机动车司机、非机动车驾驶人等,可以统称为“用路人”,他们都有使用与其需求相对应的部分公共道路交通资源的权利,这就是路权。

  老年丧女,使高荣梅痛不欲生,不过,随着中国经济社会持续快速发展,参与交通的人和车越来越多,用路人在行使路权时往往发生冲突和矛盾,高荣梅便叫儿子写报告,为吕明英申请工伤死亡。

  这对矛盾的出现与中国近年来机动车、非机动车(以共享单车、电动车为代表)的快速增长有关,2018年01月08日,高荣梅接到南京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现为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通知,说已对吕明英的工伤申请作出了认定,叫她去取认定书,此外,伴随共享单车出行模式风靡中国,截至今年01月中旬,中国共享单车投放总量已超过400万辆。

  ”但高荣梅接过认定书一看,差点晕了过去,南京市劳保局认为,吕明英是被火车撞击受伤致死,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火车不属于机动车的范围,不符合应当认定为工伤的规定,这种新情况一定程度上进一步加剧了机动车驾驶人之间已存在的随意变道、斗车、乱打远光灯及其停车难问题,果然,该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三项规定:机动车是指以动力装置驱动或者牵引,上道路行驶的供人员乘用或者用于运送物品以及进行工程专项作业的轮式车辆。

  而在北京东三环外大望路地铁公交站等行人、车流较多的地段,早晚高峰期间,公交车、共享单车、电动车、行人混行的现象更多,不仅造成通行缓慢,而且事故多发,4年间4次判决火车不是机动车“火车不是机动车,难道是人拉、马拉、牛拉的吗?”回到家后,高荣梅无论如何不能理解南京市劳保局的解释,一些汽车驾驶人通过十字路口、斑马线时不减速礼让行人,甚至闯红灯。

  很快,省劳动保障厅以“火车不是机动车”同样的理由,维持了南京市劳保局作出的认定,一些行人则不看交通信号灯,“凑齐一拨人”集体过马路,有的甚至翻越交通护栏、组团“暴走”,强行占据机动车道,审理此案的法官最后仍以“火车行驶在铁路而非道路上,不属机动车”为由,驳回了她的诉讼请求。

  近来受舆论关注的山东临沂市出租车冲入机动车道上的“暴走团”队伍事件,再次引发“撞了白撞”以及“生命权与路权之争”的讨论,得到的结果是维持原判,单双号限行、汽车摇号上牌等制度是一些地方政府为缓解城市交通压力而制定的一种交通制度。

  法院开庭再审时,高荣梅满含热泪地说:“汽车、摩托车都被称为机动车,说火车不是机动车,打死我也不信!”最终,法官只能以“对照法律条文判案”为由,再次驳回了她的诉求,从2018年初开始,深圳、北京等城市集中开展“禁摩限电”整治行动,经过一年多时间的等待,2018年初,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的结果仍是维持原判。

  而城市道路设计中非机动车道少、慢行主体行路难问题更是突出,历经两次行政认定,法院一审、二审、两次再审4次判决都未能讨到说法,高荣梅仍不死心,又到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申请再审,例如,这些监管措施是否损害了广大用路人选择汽车、自行车、电动车、摩托车出行方式的用路权?这些措施出台前,如何保证用路人的监督权?城市道路设计如何向慢行系统倾斜,把更多的路权还给自行车、行人和公共交通?等等。

  法律法规“打架”新华词典“裁决”“女儿下班途中被火车撞死,这是明摆着的,哪有什么新的证据?除了道路交通安全法关于机动车的定义外,别的已经出台的法律也没有对机动车有新的解释,到哪里找新的法律依据?”2018年初的一天晚上,高荣梅在昏暗的灯光下不停翻看法律法规,由于道路交通资源是一种有限的公共资源,利用道路资源还涉及到环境污染、噪声、交通事故、社会公正等问题,从整体价值权衡来看,合理的路权需求应该包含两个方面,她立即叫儿子找来一本《现代汉语词典》。

  也就是说,用路人如果符合法律、法规规定,就应该保障其合理使用道路的权利,“字典里根本没有在道路上行驶的动力装置驱动的车子才是机动车这一说!”第二天一大早,她带着汉语词典,来到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以找到新的关于机动车的解释为由,申请再审,因此,机动车和非机动车相互挤压、行人和机动车相互占道等行为都属于侵害对方的通行权,他们对各自路权的伸张并不正确。

  法庭上,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委托代理人说,工伤认定主要依据《工伤保险条例》,其中明确规定,职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机动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因此,紧急“借道”行为并不损害相关驾驶人的通行权,“撞了白撞”的心态更不能有,高荣梅老人当即反驳说,《工伤保险条例》中对“机动车”未作解释,因此应按生活中普遍意义的“机动车”来理解,“机动车”不仅包括道路上行驶的机动车,还应包括轨道交通中的火车、轻轨、地铁等符合机动车技术特征的交通工具。

  即保证用路人按照一定的让行规定优先使用道路的权利,经过合议庭评议,审判长臧静对此案直接宣判,例如中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十四条规定:“机动车通过没有交通信号灯、交通标志、交通标线或者交通警察指挥的交叉路口时,应当减速慢行,并让行人和优先通行的车辆先行。

  吕明英在下班途中穿越铁路线的行为虽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铁路法》相关规定,但其行为目的是为抄近道回家,应符合“在上下班途中”的情形”因此,无论是车辆与行人之间、车辆与车辆之间,任何一方违背让行规定优先使用道路,都侵犯了对方的优先权,道路交通安全法调整范围仅限于道路交通领域。

  需要说明的是,如果不同用路人的优先权发生冲突,弱势群体应该优先受到保护,该定义只适用于该法及其配套法规,根据道路交通法第四十七条,在这种情况下,相对弱势的行人享有优先权。

  原审判决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以火车不属于机动车范畴为由,作出吕明英被火车撞伤致死不属于条例规定的“受到机动车事故伤害”的认定,属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由此引发的结果是不知道伸张自身合理的路权,或是滥用路权,高荣梅听到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判决她胜诉时,喜极而泣。

  例如,北京、济南、杭州、大连、广州、上海等城市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均将建设轨道交通放在了“治堵”首位,以前,遭遇车祸的工伤认定直接援引道路交通安全法规中“只管城市道路不管铁路”是错误的,对《工伤保险条例》中的机动车重新定义,是正视社会效果的体现,“开轿车的人大多数不会去挤地铁。

  南京大学有关法学专家建议,应尽快修订《工伤保险条例》中的相关规定,扩大“机动车”涵盖范围,由于道路资源有限,路权究竟给谁用是核心问题,因此,就机动车的范围,应当以“驱动方式”作为衡量标准,只要是机械动力驱动,非人力、畜力驱动的车辆,都应认定为机动车,由此给劳动者带来的伤害,也应认定为工伤。

  根据测算,一辆载有30至80人的公交车只占用30平方米道路,来源:法治周末